金宝搏官网下载主办
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返回网站首页
menu
首 页
资讯
数据
政策
技术
咨询
项目
市场
专家
企业
会展
招聘
管理咨询
《中国煤化工》
menu
当前位置:首页>专家观点> 详细内容
侯明阳:深水油气资源开发机遇与挑战并存
作者: | 来源: 金宝搏官网下载| 时间:2018-08-14

国际石油公司近年来普遍加大了对深水油气资源的参与力度。即使在本轮低油价期间,部分国际石油公司仍然持续投资深水油气资源勘探的相关竞标活动。这主要是资源、技术、成本、政策四大因素驱动国际石油公司加速发展深水油气资源。深水油气资源发展也面临着安全、运营、市场等方面的诸多挑战。即便如此,我国石油公司仍须重视深水油气资源发展。

近年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深水油气资源开发成为行业新的增长点。特别是进入2018年以来,南美洲北海岸和北美墨西哥湾等区域相继获得多处重大油气勘探突破,深水油气再度成为石油公司勘探开发活动聚焦的"热点"。其中,2018年年初至今,埃克森美孚公司在其担当作业者的圭亚那斯塔布鲁克区块分别获得三次重大油气发现,使该区块可采资源量累计超过40亿桶油当量。按照埃克森美孚公司与其合作伙伴赫世公司及中海油初步确定的投资计划,预计2027年Stabroek区块将达到70万桶油当量/日的高产量水平。壳牌公司2018年在美国墨西哥湾也获得了两次重大深水油气资源突破,该公司海上油气开发平台Appomattox现已抵达墨西哥湾,预计将在2019年年底前投产。壳牌公司表示,到2020年,将在墨西哥湾实现约90万桶油当量/日的油气产量水平。此外,埃尼和道达尔合作于2018年年初在塞浦路斯Calypso海域发现的大型天然气田,也是规模较大的深水油气资源突破。

从发展战略的角度看,国际石油公司近年来普遍加大了对深水油气资源的参与力度,即使在本轮低油价期间,部分国际石油公司仍然持续投资深水油气资源勘探的相关竞标活动。譬如,在2017年10月巴西石油管理局(ANP)组织对该国深海盐下油田第二和第三个轮次的产量分成合同招标中,埃克森美孚、壳牌、BP、道达尔和雪佛龙等国际石油巨头,以及我国三大石油公司和卡塔尔国家石油公司等,均积极参与并取得一定收获。从发展区域的角度看,综合中海油资深专家张功成等的研究成果,国际石油公司对深水油气的勘探开发活动集中在以下几个区域:一是巴西盐下油藏,该区域也是当前经济性较好的深水油气开发项目相对集中的区域;二是"超深水区",包括西非海域、墨西哥湾、巴西近海、澳大利亚西北陆架、东地中海、孟加拉湾和中国南海等;三是环北极深水盆地群;四是滨西太平洋深水盆地群等。从发展方式的角度看,国际石油公司近年来的参与深水油气勘探开发相关活动时,更加重视通过公司间的合作来降低潜在风险。其中,为获得巴西Norte de Carcara区块的经营权,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即与埃克森美孚公司和葡萄牙国家石油公司展开合作,最终分别获得了40%、40%和20%的项目权益;而必和必拓公司为降低参与深水油气经营的风险,于2017年斥资22亿美元参股BP公司充当作业者的墨西哥湾Mad Dog项目,并承担该项目新一轮产能扩建的全部费用。

笔者认为,四大因素驱动国际石油公司加速发展深水油气资源。第一,资源驱动。对国际石油公司而言,在陆域油气资源勘探突破难度逐年加大的背景下,获取深水油气资源对公司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尽管各家权威机构的估测数据存在一定差异,但总体上都认为全球深水油气资源极为丰富。我国童晓光院士指出,全球海域待发现油气资源量超过1200亿吨油当量,其中大部分均分布在深水区域。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油气研究中心则认为,仅在巴西坎波斯和桑托斯等盆地的深海盐下油田就还有近300亿吨油当量的油气资源尚未被发现。

第二,技术驱动。在本轮低油价期间,国际石油公司进一步优化了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技术水平。一是大幅压缩深水油气项目的钻井周期;二是减少了有效开发所需的钻井数量;三是减少了耗材的使用,提升了钻井效率;四是部分实现了项目设计标准化和模块化等。

第三,成本驱动。技术层面的优化项目设计、提升钻井效率等手段,以及管理层面压缩供应链其他环节成本等措施,大幅降低了深水油气项目的整体成本。伍德麦肯兹公司估测,埃克森美孚公司参与圭亚那深水油气开发的单桶完全成本在40美元/桶左右;而据IHS统计,在全球2016年至2017年间新建成深海油气开发项目中,部分单桶原油完全成本已降至39美元/桶以下。

第四,政策驱动。为应对低油价对社会经济的负面影响,部分油气资源国放宽了深水油气资源对外合作的财税条款,并增加了对国际石油公司的招投标活动,或将吸引更多国际石油公司参与深水油气发展。其中,墨西哥自今年1月起开展深水勘探领域招标,计划进一步吸引外资;哥伦比亚、乌拉圭等海上油气资源国也逐步放宽招投标标准。

当然,深水油气资源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在安全层面,石油行业历史上有过惨痛的教训,BP公司2010年4月在墨西哥湾的深海钻井平台发生事故,导致11人死亡、约300万桶原油泄露,BP公司在事故罚款、赔偿等后续处理上花费超过400亿美元。在当前低油价期间,一旦深海油气项目发生漏油,对参与开发的国际石油公司而言,极有可能将面临"灭顶之灾"。在运营层面,由于高昂的签字费和前期勘探投入,石油公司不得不努力使深水油气项目尽快投产,以实现正向现金流。如何在有限时间内运用管理手段持续降低技术服务环节成本、优化新项目设计并提升项目开发效率,也是大部分石油公司进军深水须直面的难题。在市场层面,一旦未来数年全球深水油气产量大幅增长,极可能再次改变国际原油市场供需平衡并导致国际油价大跌,最终伤及石油公司自身利益;此外,风能、光伏以及电动车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增长迅速,未来也可能给深水油气项目的需求市场带来颠覆性风险。

即便如此,我国石油公司仍须重视深水油气资源发展。一方面,从参与海外经营角度分析,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我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相对较晚,现阶段获取更多优质海外陆上油气资产难度逐年加大。而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方兴未艾,近年来屡有重大发现,为我国石油公司参与全球性上游油气经营提供了难得的资源机遇。另一方面,从国内海上资源开发角度分析,尽管我国深水油气储产量潜力巨大,但技术储备不足是影响其有效动用的重要因素之一。通过参与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并学习、积累和借鉴相关勘探开发经验,也是未来发展国内深水油气资源的必要途径。而在此过程中,我国石油企业还是要强调通过"参股"等形式加强与国际领先石油公司的合作,既能够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均沾",充分保障海外业务的发展质量与效益;同时,也能够较好地学习国际石油公司在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技术和运营两个层面的先进经验,为下一步高效开发国内深水油气资源奠定扎实的基础。事实上,中海油已通过与国际石油公司合作,在探索参与全球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中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旗下全资子公司尼克森参股25%的圭亚那斯塔布鲁克区块连续获得重大发现,从储量和产量两个方面对其现阶段及未来的海外经营提供了有效保障,同样为我国其他石油公司提供了最现实的解决方案。

资讯搜索
推荐资讯